English 安钢股份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李利剑委员:统筹推进钢铁产业整合重组 

《中国冶金报》(2022031501版)

作为中国制造业的支柱型行业,钢 铁业既是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产业,也 是现代文明的基础,大国制造的根基。 因此,坚持钢铁产业发展一盘棋,统筹 推进钢铁产业整合重组,成为十四五 时期钢铁行业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所 在。全国政协委员,安钢集团党委书记、 董事长李利剑建议,将全国钢铁产业优 化布局、结构调整、兼并重组、转型升级 结合起来,统筹推进钢铁产业联合重组。

近年来,在国家政策推动下,钢铁业 整合不断向前推进,宝钢先后对武钢、太 钢、山钢等钢企实施联合重组,携手本 钢、陕钢连横西北,钢铁行业并购重组步 伐明显加快,前十大钢企的粗钢产量已 经占到全国总产量的 40%左右。但是, 与美国、日本、欧盟的前四大钢企的产量 分别占其钢铁总产量的 65%75%73% 相比,中国钢铁企业整合重组与行业集 中度提升依然进展缓慢。

李利剑认为,阻碍我国钢铁企业兼 并重组的主要原因如下:一是钢铁产业 增量融资受阻,制约兼并重组进程。钢 铁企业兼并重组受资金投入大、投资回 收期长、政策制约因素高等影响,各融资 机构不敢贸然进行投资。特别是对两 高一资传统产业的信贷政策整体收紧, 各金融机构不愿将资金投向产能相对过 剩,并处于碳达峰”“碳中和重点治理 领域的钢铁产业,资金短缺的突出问题, 已经制约了钢铁行业的兼并重组进程。 二是与地方政府存在既得利益冲突,壁 垒政策束缚兼并重组。钢铁产业是典型 的劳动和资本密集型产业,在拉动就业、 促进地区税收增长以及当地经济发展方 面,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这使得许 多钢铁企业在产能置换重组项目中,难 以突破能源指标、环境容量等地方壁垒, 导致跨区域产能置换和兼并重组受阻, 严重影响钢铁产业的优化布局进程。三 是产量压减政策执行存在偏差,损害产 能置换重组积极性。2021年,为实现产 业优化升级,政策调控手段由去产能 转向压产量,但在具体执行过程中,一 些先拆后建的产能置换项目,完全参照 上一年度的产量执行压减政策,如果钢 铁企业执行产能置换政策,极易陷入有 产能无产量指标的尴尬境地,政策导向 上不利于钢铁产业转型升级和企业的产 能置换重组。

20222月,《关于促进钢铁工业高 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正式出台,鼓励钢 铁企业跨区域、跨所有制兼并重组,增强 企业发展内生动力。

因此,李利剑委员建议,将全国钢铁 产业优化布局、结构调整、兼并重组、转 型升级结合起来。

一是统筹规划钢铁产能及相关配套 指标。在钢铁企业实施跨区域产能置换 时,综合考虑钢铁产能置换、环保、能耗和 布局规划等因素,并出台配套政策,将项 目退出时的环境容量、能耗指标、产能指 标等必备要素一并划转到承接地区,使转 移项目能切实落地,促进跨区域产能置换 整合,推动钢铁产业整体布局优化。

二是科学核定在建产能置换项目产 量指标。在产量核定过程中,对于部分先 拆后建的产能置换项目,应充分考虑实际 情况,在落实产能不增、能耗下降前提下, 按照产能置换指标给予核准产量,保持正 常生产,不限产,达到鼓励支持钢铁企业 转型升级的目的,促进产能置换重组。

三是鼓励金融机构提供差异化的金 融服务。综合钢铁企业设备先进性、产品 竞争力、技术优势度等方面的因素,从财 政、银行信贷、产业基金等多方面,出台差 异化的支持政策和金融服务产品,积极向 进行布局调整、联合重组、转型升级的钢 铁企业倾斜,促进产能整合项目快速实 施。

四是加大产业纵向整合重组力度。 根据钢铁企业与焦化企业有着天然的合 作属性,在钢铁和焦化产业相对集中的地 区,应该基于各自资源和技术优势,推进 独立焦化企业参与钢铁企业兼并重组,将 焦钢产业链结成唇齿相依、优势互补、风 险共担的利益共同体,实现钢铁企业的资 源优化配置。

  建龙钢铁  江苏永钢  河北钢铁  唐钢  包钢  柳钢  酒钢  南钢  莱钢  沙钢  济钢  马钢  太钢  本钢  攀钢  首钢  鞍钢  武钢  宝钢 
 
Copyright ©2010-2012 安阳钢铁集团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05003857号-1
地址:河南省安阳市殷都区 邮编:455000 电话:0372-3120114 3121261(销售公司)
备案查询地址